大筒木小菲

我去你妈的春野樱

没有板子的手绘党路过……十月十号那天我上学拿不了手机所以只好提前祝鸣宝生日快乐,撸了一张极乐净土,希望鸣宝一直美美哒萌萌哒\(//∇//)\

佐鸣『神说,要有光』 更新『3』

————————

『神说,要有光。』

——————————

神は、光があると言う。

God said, there must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

————————

(注:这里的矩阵概念属于原创,请勿与原著比较)

线形空间其实还是比较初级的,如果在里面定义了范数,就成了赋范线性空间。

赋范线性空间满足完备性,就成了巴那赫空间;赋范线性空间中定义角度,就有了内积空间,内积空间再满足完备性,就得到希尔伯特(矩阵)空间。

限定月读就是在原本正常运作的空间内利用移念数据创造一个独立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时间从创造时刻开始计算,按照正常时间线运作,空间结束或被迫封闭,对于正常时间线只是一瞬间,操作者,被操作者不受任何影响,只保留在限定月读里的记忆。

——————————

阿飞把数据拟态球体放入平台,投影出的,正是佐助的限定月读,也就是那个迷宫。

“……”鸣人看着佐助在投影里的样子,心揪了起来,要是佐助无法逃出来的话,他……就会死在里面。死……

“嗯?你在担心他?别忘了,是你要和我合作的,鸣人。”阿飞一边和鸣人说话一边观察着数据,嗯,一切正常 。

我……鸣人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他确实……确实说,要让佐助也感受那种无能为力的虚无感,但是,他并没有希望佐助会死啊……

“如果你后悔了,如果你对他感情重燃了,那你随意,我随时可以取消限定月读,也可以让你进去救他,我无所谓的。”阿飞摊手。

救他?

他的仇恨……他的疼痛……他的愤怒……远远比不上自己在他哪里受到的伤害,自己也曾经坚信,佐助一定还是那个温柔的宇智波,他只是禁闭了双眼,拒绝光的传递,只要自己不放弃…………

够了吧?

漩涡鸣人!你不觉得这像小孩子过家家吗?

他不是佐助的父母,更不是……佐助的恋人,没什么义务要容忍佐助无聊又惹人气愤的叛逆期,这种家伙,谁要管他!

“继续!他体会过我的感受之前,就让他在哪待着吧!”鸣人颤抖着转过身,大步走了出去。

漩涡鸣人讨厌自欺欺人的家伙。

但是他现在正在自欺欺人。

——————————

佐助受到了不知名的帮助,有人把电闸拉下来了,他逃出了迷宫。

他记得,迷宫的入口……是医院吗?还是监狱?

『警告!系统紊乱!数据开始清理!』

『w2q37s1d80s2uw26b……』

『被操作者失去控制!』

『警告!警告!』

佐助的身体,和他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数据化,佐助警觉起来,“怎么回事?”

他却突然感觉,身体被什么东西贯穿的疼,剧烈的痛感让他不禁低头查看痛源,自己的胸口被炸伤了,还残余着细微的雷电,这个伤口……

佐助愣住了,一副惊恐的表情。

这是……千鸟?

蓝光闪的他发慌。

『系统提示:数据清理完成』

————————————

Know the pain that others know and experience the feelings of others.

————————————

『神说,要有光』

【佐鸣】神说,要有光 更新『2』

——————————

神は、光があると言う。

God said, there must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

————————

这一次,由我来叫你的名字,而你不会回应。

————————————

夜晚。

……睡不着。佐助起身,寂静的夜晚只有偶尔有风的沙沙声,除了他,大家仿佛都在沉睡,毫无声息。

佐助扭头看去,隔壁的床没有人。

也是,他上次梦游差点把鸣人掐死,不可能再让他和别人一间房了吧。

屋子里很闷,佐助不免有些口渴,便起身。

“以后宇智波佐助睡觉的时候把他的门锁死,并且把他用链子烤起来!”

哎?没有链子?佐助晃了晃手臂。

那就肯定是锁门了,说不定还有什么封印,说起来,自己住院,宇智波居然一个人都不来看自己,还真是……

可是他明明记得上次宇智波鼬好像来看他了?

嗯?

算了,爱来不来。

考虑到门大概是锁着的,佐助敲了敲。

“有人吗?能不能给我一杯水?”

无人回应。

“???”医院难道晚上没人值班?木叶没这么吝啬吧吧……佐助放大了一些音量又问了一遍,还是没人。

啧……

佐助试着去拧门把手,没锁,门开了。

也没有任何封印。

“噗……就这点威信还五代目火影,都没人锁门。”佐助讽刺的走了出去,可是,没有,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

门外,依旧是医院,但是却没有人,佐助疑惑,人都去哪了?他顺着走廊走了过去,每个房间,都没有人。

就好像所有人都凭空消失了。

『你终于被全世界抛弃了,佐助。』

“嗡……”从他刚刚出来的房间,传来了类似大功率电器的齿轮摩擦声。

“谁?!”佐助立刻跑过去。

『你终于被全世界抛弃了,佐助。』

怎么会?

门后不再是病房,而是……上次的梦境……是哪个迷宫!血红的光圈也在慢慢巡逻,难道这又是梦?

『你终于被全世界抛弃了,佐助。』

佐助划破了自己的手,会有痛感,不是梦!

那就是幻术?

可是为什么?不应该吧……自己的写轮眼才是最强的不是吗?怎么会是幻术?

『你终于被全世界抛弃了,佐助。』

一次一次的梦,逃不出去。

“你必须从这里逃出去。”又是冰冷又熟悉的声音。

……理由呢?下半句呢?!

——————————

“怎么会……生命迹象微弱?”小樱焦急地看着纲手,大家都担心地看着佐助,他似乎进入了深度睡眠。

鸣人在门外听着里面忙碌的声音,攥紧了拳头。

“没事的鸣人君,有纲手大人在,一定可以让佐助君恢复的。”小李扬起笑容“现在里面充满了热血的救助之心,就像燃烧的青春,佐助君一定会醒过来的!”

说着说着做起了俯卧撑。

根本不是这样啊,粗眉毛。

——————————

“你知道矩阵空间吗……矩阵的相似变换可以把一个比较丑的矩阵变成一个比较美的矩阵,而保证这两个矩阵都是描述了同一个线性变换……也就是一切事物数据化,来制造梦境,制造一切……”

“你能不能说人话啊我说?”鸣人嫌弃的扯着嘴,阿飞笑着挥挥手“哎呀讨厌啦鸣人前辈,你这么夸我我会害羞的~”

我才不想被一个不知道比我大多少岁的家伙叫前辈……

————————————————————

“你必须从这里逃出去,不然”

『你终于被全世界抛弃了,佐助。』

“就会死。”

————————

仁慈天父,我辈尚愚;用你双手,抚平與疾。

————————

『神说,要有光。』

【佐鸣】神说,要有光 更新

https://shimo.im/docs/RSnqA8Rk4PkcJx3l/ 点击链接查看「[佐鸣]神说,要有光」,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如果打不开就请去评论嗷

【佐鸣】神说,要有光 更新

神は、光があると言う。

God said, there must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

——————————

任务。

漩涡鸣人,日向宁次,佐井,卡卡西。他们在对抗一个查克拉量巨大的怪物。鸣人心不在焉,受了好多伤。

此时,他被怪物的大爪子甩了出去。

他,一直在思考……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佐助那么执着?

幼时,看着那被父母,同学包围的背影,羡慕着,希望能靠近他,却不敢迈步。

少年,他的背影逐渐远去,追逐他,不想被他落下,想拯救他。

现在呢?这种想法给自己带来了什么?伤害,枷锁,厌恶感,以及深深的疲惫感。好像……有什么……

鸣人动摇了。

只需要一霎那,太阳就可以堕落。

怪物的爪子眼看就要把鸣人拍扁。

“鸣人!!”宁次焦急地喊,鸣人完全不是以前的样子,到底,到底怎么了?他一边飞奔着,一边担心鸣人。

我不要了!

我不要再追着他了!

鸣人的身体金光闪现,九尾愤怒的爆发,把爪子甩开了,照亮了整个惨淡的夜晚,就好像,浴火重生一般。

宁次松了口气。

螺线手里剑席卷着沙土,狠狠打穿了怪物的身体,S级任务结束。

无星,无月,满是黑暗的寂夜。只有鸣人的九尾模式闪耀着强光。在远处,佐助看着鸣人,嘴角露出笑意,并没有看到鸣人嘴角的讽刺,因为他相信,鸣人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就像他相信鸣人一定不会放弃他一样。

是追逐黑暗的光。

『神说,要有光』

神は、光があると言う。

God said, there must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

 “你看不见你的真相,你所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

——————————

怎么样呢?

不去想他,不去想这件事,他终于,终于退出了所有人的视线,没人去关注他了,没人和他玩过家家,没人可以承受他的小孩子脾气。

满意吗?佐助?

你终于,被全世界抛弃了。

——————

佐助最近在漫无目的的游荡,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什么人都没有,一个人,一个人,孤寂,冷清,这不挺好吗?

好……吗?

说着屠村,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

为什么?

为什么?

缺了什么?到底……到底为什么这么空虚呢?写轮眼,看不清未来,看不到多远的地方,只能一直向前,向前,不知道,目的地在何处。

村子?哪来的家啊……那算什么?归宿在哪?

朋友?没有的事……鹰小队的三个人早已不知所踪。

鹿丸?宁次?这几个人记不记得自己都不一定。

但是没关系的,他还有,他还有他。他的光,金色的光,耀眼,夺目,温暖他,温暖这个有他世界。

佐助开始有意识无意识的跟踪鸣人,鸣人战斗的姿态,鸣人和他人聊天的笑声,鸣人安静下来时的那份可爱,似乎能让他感觉——

他还活着。

这是活着的证明。

他相信,他的少年一定会一直,一直,紧随其后

好像时空逆流,他才是追逐者,靠近,靠近,靠近,只为那光啊……神圣,纯洁,请你,净化他吧,净化名为宇智波佐助的人类。

红色一指,向天空窥视。

———————————

没用的,佐助,内心深处的空虚,你无法逃避。

灵魂,灵魂,凄祭的灵魂,空洞无法弥补,你不要再以为,那道光会随你而去;你不要再理所当然的去伤害他,泯灭这道光,你办不到的。

慢慢的,把自己逼疯吧,宇智波佐助。

你无路可退了。

慢慢吞噬最后一道光吧。

『神说,要有光。』

神は、光があると言う。

God said, there must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

——————————————————

唉?为什么?

他感觉不到光了,怎么回事?明明以前是逆光而行,为什么,现在是一片黑暗?不应该这个样子的啊?

光呢?光哪去了?

到底……是鸣人必须追着他,

还是他已经习惯了鸣人追着他?

一种习惯久了,就变成依赖感,习惯不见了,就是……令人窒息的空虚,他想逃避,他不要接受这个现实。

鸣人,鸣人,你是不会放弃我的,对吧?

宇智波佐助开始频繁出现在鸣人的任务地点,不知道是谁在跟着谁,佐助表面上冰冷无比,内心深处却恐惧着。

我的光啊……你不再照耀我了吗?

——————————————

可笑至极。

宇智波佐助你这是在做戏?给谁看?你这样是在自欺欺人你不知道吗?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永远,不存在永恒的光。

就像宇宙。

宇宙也不是无限的。

宇宙有一天也会消失。

就像你背后的光,为什么你那么肯定——光会一直在?

你现在正在处于一个思想上的时空奇点,你的思维已经被固定住了,圈在了一起,你自己陷入了自己的死循环。

无路可退。

永无止境。

—————————————

神的旨意。

不会再有光了。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

你怎么能,给了我温暖之后又夺走它!!

我要,逆天而行。

他不在追随我?那是他说了算的事情吗?

宇智波佐助从不妥协,即使对方是漩涡鸣人。

只要把光吞噬,就好了。

『神说,要有光。』

神は、光があると言う。

God said, there must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

————————————

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地方。

仿佛充满了绝望。

满山遍野的黑寂蔷薇,将月染成血色。

伤迹斑斑。

佐助缓缓在血色花海上坐下,抬眼看着天上的月。感觉眼睛涩的发慌。

又是一个晚上,什么人也没有的夜。

仿佛是六的诅咒。

令人恐惧。

——————————

“为什么采花这种事情要交给我这样的未来火影候选人!?”鸣人咧歪着嘴,一副嫌弃的表情。

“鸣人君请别这么说……”雏田露出无奈的表情,笑着说。

佐井带着令人反感的假笑凑到鸣人身边。

“鸣人君不知道吗,黑寂蔷薇的另一个名字可是……”他故意卖了个关子。

“哎呀你磨叽个鬼啊!叫啥快说!”鸣人扒愣着衣服领子,这天气热的人发慌。

『死亡之翼。』

“唉?”鸣人愣住了。“我的意思是,采花的时候,我们可能会碰到鬼魂哦♡”

雏田:“……”

鸣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神马!!!!!!??”

响彻天际的惊恐。

——————————

最近很充实很开心呢。

没有宇智波佐助的世界,他照样是那个漩涡鸣人。充满快乐,充满正能量,元气四射,(怕鬼)的漩涡鸣人。

这不是很好吗?

有没有佐助又能怎么样呢?

————————

可是,为什么,我会再次遇到你?

蓝眸遇到了墨迹,开始颤抖。

宇智波佐助……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哦,佐助,你居然也在啊。”

鸣人随意地说。

“哼,我想在就在啊。”

我只是为了,追随光而来啊,鸣人。

『神说,要有光。』

——————————

这是什么诅咒?为什么他又遇到他了?还是说佐井说的没错?那个什么黑寂蔷薇死亡之翼真的会召唤鬼!!?

这鬼除了脸能看还能怎么样?

鸣人简直要叫娘了。

“鸣人……我……”佐助伸手,想去碰鸣人的脸,他的声音很沙哑,仿佛经历了绝望一样。

鸣人一把甩开了他的手。

“你为什么来我一点都没兴趣知道,你最好别来跟我找事,没功夫搭理你!”

佐助的眼神暗淡下来。

鸣人,我们现在已经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鸣人,”佐助勉强扯出来一丝弧度“我……我要回木叶……”

鸣人摘花的手在佐助看不见的地方拼命颤抖了一下,随即回归正常,翻了个白眼,“随便你,谁能管住你啊,想走就走想来就来,你开心就好呗!”

鸣人……佐助从他背后抱住了他。

“鸣人……别这样……”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月光在这一刻变得惨白。

鸣人害怕的颤抖起来,他,不想在和这个人有什么关系了!他已经不想再去受伤了,他,真的害怕了,一点也不想……

两清不好吗?!为什么要一直折磨他呢?

“宇智波佐助你闹够了没有!唔……”鸣人被佐助捂住嘴,佐助焦急地说“鸣人,不要这样……你为什么会……”

鸣人一拳击在佐助小腹,佐助闷哼一声,放开了他。

不顾刚刚的劳动成果,鸣人摘的黑寂蔷薇被他全部像佐助扔了过去,血红与极黑的花瓣满天飞舞,撕裂着空气,诉说着绝望。

花瓣把佐助的手臂划破,血液流了出来。

鸣人大喘着气,“滚吧你!神经病!你爱回就回!不回拉倒!没人搭理你!”

说完消失在了佐助面前。

这就是黑寂蔷薇?诅咒之花?

这是在嘲讽他的……什么?

心空了什么?

血……为什么被花瓣划破的血,不会愈合呢?

佐助低下头,嘴角扯起讽刺的笑。

真是自作自受啊。

月光血红,淹没一切。

坠落映射着美丽谎言的陷阱

于此成为花朵盛开在潮湿的井壁

就连袅娜走来宣布的死期

也误作是完结章未落的一笔

被围困在这可笑又可耻的梦境

病毒占据的细胞叫嚣不愿清醒

曾为爱饱胀的心干瘪日复一日

终能闭目让一切休止

『神说,要有光。』

——————————

神は、光があると言う。

God said, there must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

————————

空无一人的圆厅,黑键与白键交错起舞。

山盟海誓抵不过时间。

更何况山盟海誓,他们都没有。

如玫瑰,逐渐凋零。

那是一片雾,四周开满了黑色的玫瑰,半掩的门充满诱惑的邀请,长廊的烛光仿佛在指引旅人向前。

佐助慢慢的踱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要寻找什么,失去了什么。

黑色的乌鸦盘旋在走廊上空,血红的眼冷冷地盯着不速之客。

佐助走进了一个房间。

一个荆棘之笼和一只鸟儿,它的羽翼浸透了鲜血,染成了最浓烈的血色,像是沾染了泪,从绝望和仇恨中开出荆棘玫瑰。

佐助没有要把它放出来的意思,他伸手去抚摸那个笼子,却被划破了手指,被他碰到的笼子竟慢慢裂开了一个口子。

柔弱的鸟儿拼命挣扎,终于逃离了荆棘围绕的囚牢,尖锐的利刺划破了她的羽翼,纵使遍体鳞伤,佐助却从那鸟儿的眼神里看出了快要溢出的欣喜。

为什么开心?只要好好呆在里面,就不会受伤啊。

佐助看着自己正在流血的手。

黑眸中蕴藏着可怕的深渊。

他退出了这个房间。

长廊的灯光如星辰一样深邃,映照出的光芒隐秘而遥远,向远处无线延伸开去……

——————————

“……”佐助醒了过来。

“啊哈, 总算醒了吗,佐助君。”小樱温柔的看着他。

“小樱……?我这是……在医院?”佐助垂下头,有些模糊。

小樱将水递给他,“嗯,是的,佐助君回到了村子,但是你走到村口的时候就昏过去了,所以在医院。”

“嗯……鸣人呢?鸣人在吗?”佐助有些期待的看着小樱,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答案,说不定,就是鸣人发现他昏倒了。

小樱却瞬间冷冷地看着他,“对不起佐助君,虽然你也中了黑寂蔷薇的毒,但是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刺激了鸣人,鸣人不会去故意让黑寂蔷薇划破自己的,所以,请你自重,鸣人并不想看到你。”说完她转身就走。

“什么?等等,你说中毒?鸣人也中毒了?”佐助迅速发现重点。叫住了小樱。

“恕我直言,佐助君,你没资格知道。”

佐助的眼神暗淡下来,小樱冰冷冷的关门声让他绝望的闭上眼。

已经这么讨厌我了吗,鸣人?

另一间病房。

小樱在鸣人床边哭泣,泪水滴在床单上。

“鸣人……佐助君就在你隔壁哦……你……”

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让自己也中毒?你不想看到佐助君,为什么不直接让我们赶他走呢?为什么这么伤害自己?

为什么……

————————

鸟儿终于逃出了荆棘之笼,它欢快的飞着,却总是找不到出口,它开始慌乱了,它开始想要回到笼子里,它在这个地方,不会饿,不会渴,不会疲惫,但是它开始害怕了,害怕未知的死亡。

“从一开始就在笼子里,不就好了吗?”

何必要逃离?何必要掩蓋那道光?

在夜空中绽放的

花瓣上的水滴

伴随你消散而去

不可预料的明日

使满月染上阴霾

在沉闷的尘世间

纷纷散去的人啊

悄然梦见沉痛而使人垂怜的梦

不被深爱的花儿

被尘封了的梦

这份祈祷,直到苏醒为止

『神说,要有光。』

基情木叶村,基情木叶村,最大忍者村
倒闭了!
最大忍者村,基情木叶村,最大忍者村
倒闭了!
王八蛋王八蛋老板岸本心狠手辣,心狠手辣
欠下了,欠下了无数个坑带着他的he 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拿着朋友卡抵眼泪眼泪
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朋友卡
通通20块,通通20块,通通通通通通20块!
100多200多,300多的朋友卡
通通20块,通通20块!
岸本王八蛋,岸本王八蛋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我们辛辛苦苦,我们辛辛苦苦
给你给你追了十几年
你你不发不发hehe
你还我还我还我感动来
还我感动来!!!!!

[佐鸣]神说,要有光『1』『2』

类似千手纲手—无限月读的伪和平时代,宇智波一族所有人被复活,佐助无法接受现实叛逃,要屠村。

*斗胆开新坑,重度ooc???

*微虐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神は、光があると言う。

God said, there must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
——————————

『1』

任务。

漩涡鸣人,日向宁次,佐井,卡卡西。他们在对抗一个查克拉量巨大的怪物。鸣人心不在焉,受了好多伤。

此时,他被怪物的大爪子甩了出去。

他,一直在思考……为什么?

为什么要对佐助那么执着?

幼时,看着那被父母,同学包围的背影,羡慕着,希望能靠近他,却不敢迈步。

少年,他的背影逐渐远去,追逐他,不想被他落下,想拯救他。

现在呢?这种想法给自己带来了什么?伤害,枷锁,厌恶感,以及深深的疲惫感。好像……有什么……

鸣人动摇了。

只需要一霎那,太阳就可以堕落。

怪物的爪子眼看就要把鸣人拍扁。

“鸣人!!”宁次焦急地喊,鸣人完全不是以前的样子,到底,到底怎么了?他一边飞奔着,一边担心鸣人。

我不要了!

我不要再追着他了!

鸣人的身体金光闪现,九尾愤怒的爆发,把爪子甩开了,照亮了整个惨淡的夜晚,就好像,浴火重生一般。

宁次松了口气。

螺线手里剑席卷着沙土,狠狠打穿了怪物的身体,S级任务结束。

无星,无月,满是黑暗的寂夜。只有鸣人的九尾模式闪耀着强光。在远处,佐助看着鸣人,嘴角露出笑意,并没有看到鸣人嘴角的讽刺,因为他相信,鸣人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就像他相信鸣人一定不会放弃他一样。

是追逐黑暗的光。

『神说,要有光』

『2』

神は、光があると言う。

God said, there must be light.

『神说,要有光。』

 “你看不见你的真相,你所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
——————————
怎么样呢?

不去想他,不去想这件事,他终于,终于退出了所有人的视线,没人去关注他了,没人和他玩过家家,没人可以承受他的小孩子脾气。

满意吗?佐助?

你终于,被全世界抛弃了。

——————

佐助最近在漫无目的的游荡,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什么人都没有,一个人,一个人,孤寂,冷清,这不挺好吗?

好……吗?

说着屠村,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

为什么?

为什么?

缺了什么?到底……到底为什么这么空虚呢?写轮眼,看不清未来,看不到多远的地方,只能一直向前,向前,不知道,目的地在何处。

村子?哪来的家啊……那算什么?归宿在哪?

朋友?没有的事……鹰小队的三个人早已不知所踪。

鹿丸?宁次?这几个人记不记得自己都不一定。

但是没关系的,他还有,他还有他。他的光,金色的光,耀眼,夺目,温暖他,温暖这个有他世界。

佐助开始有意识无意识的跟踪鸣人,鸣人战斗的姿态,鸣人和他人聊天的笑声,鸣人安静下来时的那份可爱,似乎能让他感觉——

他还活着。

这是活着的证明。

他相信,他的少年一定会一直,一直,紧随其后

好像时空逆流,他才是追逐者,靠近,靠近,靠近,只为那光啊……神圣,纯洁,请你,净化他吧,净化名为宇智波佐助的人类。

红色一指,向天空窥视。
———————————

没用的,佐助,内心深处的空虚,你无法逃避。

灵魂,灵魂,凄祭的灵魂,空洞无法弥补,你不要再以为,那道光会随你而去;你不要再理所当然的去伤害他,泯灭这道光,你办不到的。

慢慢的,把自己逼疯吧,宇智波佐助。

你无路可退了。

慢慢吞噬最后一道光吧。

『神说,要有光。』

[樱黑]3.0 樱粉勿入谢谢!

[樱黑]3.0我们来看看樱粉乱搞cp同人图的现象
by·大筒木小菲
纯属个人意见,不喜勿喷,樱粉勿入

刚刚有个小可爱说,在微博贴吧上有樱粉把佐鸣图硬生生p成了佐樱图。看来大部分樱粉都是佐樱党。

樱粉们现在真的有很大的问题。

首先,关于一些同人图,你们没有好的资源好的官方糖,可以自己产粮自己供给,没有必要拿走别人的产粮随意改动并且盗走他人产物。

况且,你们也并没有得到原作者的授权和许可,这属于盗图+篡改作者意图,是犯法的,原作者有权举报或上诉冻结你们的账号甚至永久删除。

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规定,“盗图”行为主要涉嫌侵犯著作权人的署名权、复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权利。《著作权法》第五章规定了侵权人承担的民事责任类型,包括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销毁侵权复制品、没收违法所得等等,同时规定了法院有权判处最高50万元的赔偿。严重的侵权行为,还有可能构成侵犯著作权罪从而受到《刑法》的制裁。

最后,从道德上讲,樱粉们你们这样做真的不会良心不安吗?不是你们自己的图也可以明目张胆的拿来用然后改图大喊“佐X樱大法好”什么的?

你们可以讨厌腐女,讨厌佐鸣,但是能不能做到井水不犯河水?我们萌我们的,你们萌你们的,不好吗?

真是无语。

下期再见。

[樱黑]那些年的贴吧以及小樱声优

[樱黑]2.0那些年的贴吧以及小樱声优
by·大筒木小菲
*纯属原创,樱粉勿入

大家自己体会一下哈,火影忍者官方贴吧据统计总共有636万的关注,是一个庞大而热闹的高人数贴吧。

而春野樱吧已经从一开始的13万逐渐变成9万现在已经只有七万了。

有的樱粉无法忍受自家好友的无脑语言和对方的喷子从而变成了樱路,;有的樱粉在理智的粉上春野樱之后重看火影变成了樱黑或者樱路;还有许多樱粉,算是比较理智的那种,她们不去直接黑春野樱,而是默默地在心里鄙视,默默取关,心灰意冷地离开。

火影忍者吧以及其他火影系列的贴吧已经拒绝任何樱粉的澄清贴,招黑贴以及引战贴了。一发出来立即删除。反过来,一些火影大佬客观分析春野樱招来无数樱黑樱路好评的帖子反倒加了精华。

樱粉们不敢招惹火影吧佐鸣吧之类的,于是就在春野樱吧和樱黑吧大肆谩骂,而且是什么都骂无理智的那种。

不得不说,真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粉丝,去调查一下就会发现,现在的樱粉们差不多都是像之前奇迹暖暖吧出现的“公主殿下”一样,各种娇气,各种装文艺,各种公主病,各种讨厌鸣人和其他人,各种胡乱抓糖,各种乱配cp,各种无脑喷所有腐女以及不是樱粉的人。

咱们再来说说声优,中村千绘,大家知道吧?这位小姐姐是春野樱的声优,她在接受火影忍者系列的采访时,亲口对全网说:“小樱有的时候真是挺糟糕的,只会说大话,没什么本事,只会躲在佐助鸣人身后,为了喜欢的男生跟帮助她的闺蜜反目成仇,平时看不起鸣人讨厌鸣人,自己有麻烦却总是让鸣人帮忙。”

刚说到这,她可能被记者提醒了一下,改了口,不再以主观意见评价春野樱,而是用那句已经老掉牙,客观俗套又笼统的“她后来成长了”。一句话带过,连个敷衍都没有,就结束了。

这还导致她被樱粉们黑了,樱粉们说“你讨厌我们樱姑娘你就别他妈给小樱配音!你本来也不配!声音难听跟猪叫一样!”

可我实在不理解之前你们为什么说“中村千绘小姐姐声音好好听!”之类的话呢?大家自己体会吧~